诺兰 | 电影人需必备哪些素养?

“我是克里斯朵夫·诺兰,一个典型的英国人。像我的前辈希区柯克一样,我不仅是一个导演,也是一个拥有奇想能力的人。”

诺兰一共导演了十三部电影,平均两年一部,完全可归入高产导演之列。更令人惊叹的是,这些作品像一盘布局精妙的棋,招招落在点上,至今无一失手。走到现在,这盘棋所达到的成就可说完美,每一步落子都鲜有瑕疵。对于电影制作的职业素养,诺兰分享了他的经验供同仁借鉴。


1.善于随机应变,利用资源与策略解决制作难题

“我是一个自学成才的电影制作人。我从没上过电影学院或者进入课堂学习理论知识。但我开始拍电影的时候我才七岁,用我父亲的Super 8摄影机拍摄记录小人物的各种动作。利用这台摄影机做一点定格动画和一些真人影片。拍摄影片的过程一直伴随着我的成长的。在日积月累的经验积累中,影片的质量也变得更加成熟、更有潜力,影片的结构也变得更加复杂而精妙。即使现在我所用的设备从Super 8摄影机换到了16mm的胶片机,但我总是在路上、在行动。我未想象在有生之年会停下脚步。我的处女作《追随》是我和我的朋友们,在当时倾尽全力,所完成的一部里程碑式的作品。我们利用了手头上所有的资源、人脉、借来了设备,最终使这部作品诞生。”


2.将自己一百分的激情,投入这项你所钟爱的事业上

“我对导演这份工作包含了一百分的热枕与激情,我钟爱与各种类型的影片。但当我开始某一类型的项目的时候,使影片看起来很多功能,像之前那些电影不是我的风格。我的创作会力图把各种风格通过影片内核进行串联,但它看起来却非常与众不同,这是我立志于推崇的电影风格。当我秉承着这份工作信念,对工作的热枕与激情是非常重要的。因为每一部我所接手的影片,无论它的规模有多大,都会历时好几年的时间去创作,所以一定得保持激情与创作动力来推动完成好它。”


3.走出舒适区,不断的挑战你自己

Q:“Do you ever come up with ideas when you writing a script,that even scare you in terms of not being able to pull it off?”
【编者译:在你剧本创作的过程中,你会不会有因为灵感枯竭而感到恐慌、无力推进的时刻?】

A:“遇见瓶颈确实是创作时的一项挑战。当我作为一名编剧的时候,我会忘记我导演的身份,先排除掉恐慌,然后不断告诉自己,我一定会写出最激动人心的作品,我可以想像出的最出人意料的故事。然后再我重新回到导演的身份,拿起我的剧本,继续审视我的作品。你得知道,当你面对这些瓶颈的时候,是你不断挑战自己、逐渐提高的过程。我们走出了舒适区才能创造出更独一无二、与众不同的作品。”


4.在我们已有的科技成果上,去寻找技术突破

“我喜欢不断的去反思总结,当科技发展到一些技术出现,一些变革性的技术可以使我们做得的更好。微观摄影、运动控制等一系类先锋性的技术,可以使你的拍摄工作通过一个独特的方式完成。比如将CG制作应用于特有的领域,会提高你的影片特效的水准。所以我们需要在已有的前沿技术上,去寻找突破,将技术运用于影片制作上。有一些尝试甚至是前人从未做过的,也许也没人会效仿我做第二次。但毫无疑问,将新旧技术融合并转化运用于电影,会有利于影片各种技巧性的不露痕迹的伪装。因为那些观众看起来非常真实的虚拟场景,全是我们利用技术进行人造合成的。”


5.去追寻你灵感源泉,将它融入你的创作之中

“什么东西最激发我的灵感?一日复一日,日常生活常常给我一些启发,但作为我最处的动力,是我对一部部经典电影的喜爱。从事影业刚开始,Ridley Scott、Blade Runner对我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,这种影响持续到了我制作的每一部影片里,还包括Stanley Kubrick、Terrence Malick、Nicholas Roeg这批最棒的导演,他们杰出的作品例如《星球大战》等等。是这一代的导演给予我源源不断的创作热情并不断激励着我。我这代导演真的是一个分水岭,当我越来越老,我很感激有这样的机会去拍一部又一部的作品,在这个过程中,我从生活中获得的灵感也开始涌现,它们也逐渐成为构成我影片的元素。”

6.商业的进程很重要,但导演要把注意力放在作品上

“拍电影会承受巨大商业的压力,就算一个小规模的电影也是如此。几乎我参与的每一部电影,我都会有一定的股份在其中,即便可能会是不同的投资方式。但我不会一直着眼于片子的规模,我只会关注我所拍的故事内容,以及关于内容的一系列让我感兴趣的东西。商业过程大多大同小异,我的每一部作品也都达到商业标准了。”


7.做你真正感兴趣的主题

“我一直很喜欢黑色电影、犯罪侦探作品,它可以作为推断自己生活或者感受的一种凭借。黑色、犯罪侦探题材很容易找到人们感兴趣的点。坦率地说,直到现在,我依然被这种电影流派深深吸引。但是在我非常年轻的时候,我觉得我的生活,我看待世界的角度观众并不会感兴趣。但是我对此很感兴趣,所以我会寻找一种表达方式,一种体裁,我可以将我感兴趣的事情呈现出来,使大家喜欢并产生兴趣。所以黑色、犯罪侦探题材是我认为可行的表达载体。角色的塑造基于他的行为方式和转变、还有对生活、人际关系等一系列事物的恐惧。对于这种闹剧式、或者说高于现实的体裁。在体现这些相互关联的恐惧上,黑色、犯罪侦探题材的电影一直长远的存在着。所以通过我钟爱的黑色题材,当时的我作为一个年轻人,感觉找到了自己的电影之路。我开始试图利用手上有限的资源去进行一些尝试。这种创作感觉让我很舒服,在一个高于现实的故事背景下,探寻犯罪电影之路。”

8.拥有妥协权衡的智慧

“所有的影视制作都需要学会聪明而择中地去处理事情。这是一个我们都需要经历的过程。无论影片的预算是多少,你总会觉得时间周期太紧,制作经费不够。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,无论你制作一个大电影,还是小电影都会这样。导演总是会考虑在荧幕上尽可能的呈现出更多、更好的效果。但无论你面对的项目资金桎梏有多大,你总会想去摆脱这些牢笼,所以你需要你身后的团队给你的帮助,共同努力去达成你心中的影片标准,使团队合理充分的运作起来。”


9.牢牢抓观众们的吸引力

“我时常感到非常幸运,我的观众会对我们的作品保有足够的宽容。从根本上,我会尽可能不将个人注意表达方式和观众的喜爱进行分割。一边是我钟爱的,饱含着一代代电影人传承的精妙电影工艺的电影,比如我从小看到大的Nicholas Roeg的电影。一方面是陪伴我长大的007系列、星球大战系列的商业电影。所以当你对一部影片进行定位的时候,你可能会对影片的艺术表达方式有一套自己独特的见解,但你也需要思考你拍摄的影片对于观众所接受的程度到哪一步。你并不需要对自己想用的表达方式失去主导话语权、亦或者进行全盘的推崇。因为我从小都喜欢好莱坞的商业大片,对于我来说重现商业电影的魔力是一个自然的过程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我的电影风格会耳濡目染的被陪伴我成长的商业片所影响。如果你带着这种影响投身于电影制作,你会自然而然地打动到更广泛的受众。在我所有制作影片过程当中,我时常去赞美观众的智慧,试图用一些与众不同的新奇事物去牢牢吸引我的观众,使他们为电影买单。”


10.专注于你负责的领域

“我并不想在进行一部影片的各项工作的时候,去启动第二部电影的剧本制作。但是在我们带着《追随》去参加电影节之前,那时我们正在结束《追随》的后期工作,这是一段漫长的技术活。一旦它投入了制作后,经费是耽搁不起的。然而正好那时我在写《记忆碎片》的剧本,同时我又得带着《追随》去参加电影节巡展。当巡展做完,《记忆碎片》的剧本我差不多已经写完了。这么做也有一定好处,可以在巡展的时候跟别人说“你喜欢我的电影 ,这是我下一部的构想”然后你会被问下一个问题:“好,你的下一个设想是什么?”如果你有了回答,你就可以从你已经在做的事情中选择一些透露出来。但是当然这也有机缘巧合的成分, 如果你真的试图在结束上一个片子的时候写另一个剧本,你承担着很大的一直保持着对现在制作的电影的注意力的风险。我认为把自己投身于正在制作的电影中是异常重要的, 这也是我一直做到的。在结束影片制作和正式上映之间会有一段时间,在这段时间,如果你用来思考你下一部将会去做什么,而不是用来去度假,这样会给你巨大的益处。”


“我十分喜欢挑战的多面性,我非常喜欢成为不同事物的开拓者,我喜爱导戏的一个原因是, 你不需要专攻某一点,你要做的是需要同时思考一部电影的许多不同方面,还有重要的一点是,你需要让你的团队都是可以让你放心的人,这包括很多方面,寻找演员占很大因素。 我在《蝙蝠侠:黑暗骑士崛起》里合作的许多优秀的演员,他们可以感受到在拍摄过程中, 需要站在导演的角度去考虑。我们得一起去考虑如何把这辆卡车翻转,让这辆建筑爆炸。所以他们在演戏的过程中需要去平衡这些客观的呈现需求。所以我确实非常享受把所有不同的层面共同考虑,融合在一个项目中,然后去掌控这些的挑战,这是非常有趣的。”

说点什么

Please Login to comment
  Subscribe  
提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