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ane Hurlbut ASC 《勇者行动》摄影师职业规划

“你是怎么入行的?”“怎么成为电影摄影师的?”“如果要成为一名摄影指导(DP)你有什么建议吗?”每天都有人问我这些问题。我在这里回答下吧。我的从业之路跟大部分人都不一样。大部分电影摄影师是从摄影助理做起,然后成为调焦员,再是掌机,最后是电影摄影师。我却是灯光组出身。最开始我是器材车运输工,负责为剧组搬运器材和电气设备,从早一直忙活到晚。那是我从电影学院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。我很快知道了每种器材和电气设备的名字,但因为没有机会实战,我还不懂如何使用它们。后来经验更丰富了,我就自然而然掌握了使用方法。个人觉得,想要和剧组成员好好说上话,最起码要懂得这个行当里各种东西都叫什么。你总不能说,“把那边的大玩意儿给我”,“在这里打个小灯”,又或者“把反光打得偏白点”。

从器材车司机到电影摄影师
后来我从货物搬运工升级成了器材车司机。我家在纽约北部有个350英亩的农场,我在那儿长大,从小就会开10吨的运谷大卡车,也考到了商业驾照。器材车跟大卡车毕竟有所不同,所以我一边学开器材车,一边学着剧组里的各种规矩。我把各种设备运到现场,学习它们的用途,还要整理并维修自己负责的一大堆器材。我必须学着修好一切东西:镝灯、氙灯、钨丝灯,反正你叫得出口的我都会修。我还学会了焊接、电工技术、布光界面、如何置景,以及拍片的流程。现在不是有种叫“身临其境式摄影”的东西么,我当年也可谓是“身临其境式学习”。因为深感责任重大,那段时间我脚踏实地,一步一个脚印,孜孜不倦地汲取着知识。

我第一份大工作来自一部名叫《鬼追人II》(《Phantasm II》)的低成本恐怖片。今年夏天,这部片子的重拍版居然要上映了!我就是从这部电影开始真正入行的。对我来说,期间最大的收获是灯光助理Brian Coyne对我说的一席话。这席话让我恍然大悟,至今仍然衷心感激他。那一天,他问我:“要是在电影院看我们布光的这场戏,你会害怕不?”我答:“Brian你说什么呢?有啥好怕的?我已经照着剧务领班的话把旗子摆好了呀。”他说:“你看,边边角角都被照得亮堂堂的,没有阴影,没有神秘感,也没有悬念啊。”好个当头一棒!我当时立刻意识到,这一切的关键都在于光线。

我很快又被提升了——我成了场务领班,在几部低成本影片里干过,后来又得到机会参与Daniel Pearl ASC拍摄的MV和广告。如果你没听说过这个人,应该去了解下,他是我见过的最有天分的摄影师之一。Daniel是我摄影之路上的导师,我的风格和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都是受教于他。他恶狠狠地操练我,弄得我没有一天不精疲力尽。他向我展示了布光的深奥奇妙。他还把我锻炼得皮糙肉厚,刀枪不入,让我在我们所深爱的这个严酷无情,纷繁紧张的行业中得以顺利生存下去。场务领班的经历让我学会了如何控制光线,如何移动摄影机,如何在任何地方架设摄影机。

再后来,我又在其他导师手下做事,包括在Joseph Yacoe和Kevin Kerslake手下做MV和广告的灯光师。Kerslake进一步助长了我的无畏本性,也让我对实验性电影制作燃起热情。我们用不同种类的胶片做实验,在浴缸里亲手冲洗底片,在胶片冲洗室和色彩修正房用各种古怪的手法处理胶片。Yacoe则教会我构图之道和美妙的布光。他可是书式布光的忠实拥护者——读者们,我知道你们一定想问:“你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当上摄影师啊?”但是在灯光部门的摸爬滚打让我自信满满。我敢说,我可以在任何房间里,舞台上知道如何打光,做出灯光设置。这对摄影师可是至关重要的!

你在规划自己的职业生涯时,请牢记一件事情:不能一步登天。无法刚从电影学院毕业就当上摄影师。现在时代发展了,你们获得工具也更加便利,这是过去的我所不具备的巨大优势。若在过去体制中,当上摄影师可能要花二十年时间。我花了五年,已经算是快到不可思议了。你或许连五年都不用。我1986年从电影学院毕业,1991年为一家大牌公司担任摄影指导,拍摄了生平第一支MV。那时我的主职还是灯光师以及Herb Ritts的助理。直到1995年,我才真正成为全职摄影师。不管你用什么方式努力,经验积累都是绝对必要的。好好积累布光经验,摄影经历和生活历练,这是通往职业道路的唯一方法。没有什么捷径!!!!

作者的布光教程实例:

书式布光教程

作者的单反拍摄短片作品《最后三分钟》:

好莱坞导演佳能5D2短片:最后三分钟

×用微信扫描并分享

国内最专业的影视人社区

来自国际最前沿的技术, 分享一线实战经验

null

长按二维码,关注NewVFX社区本站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

说点什么

Please Login to comment
  Subscribe  
提醒